VIP卷 第2709章 被洗脑的上校

作者:卧牛真人 | 发布时间:2017-11-15 14:28 |字数:5157

    “宋光赫上校绝不是精神失常——圣盟人也不可能让一个精神病患者当一颗资源星球的地面指挥官,他的记忆十分清晰,头脑非常清楚,逻辑思维完美无缺,他牢牢记住过去的一切。”

    诸葛经纶向李耀解释道,“他记得自己身为贵族在帝国度过的少年和青年时代,记得自己的妻子和三个孩子,甚至记得圣盟人对他进行调制的全过程,但他就是全心全意皈依了至善之道,和过去的自己彻底割裂,变成了一名‘至善族’。

    “和他聊聊吧,很有意思的,相信会令您对圣盟有更清楚的认知。”

    李耀在第三研究所最深处的秘密牢房中,见到了这位“宋光赫上校”。

    上校给李耀的第一印象相当不错,他是一个相貌英俊,举止得体,干净朴素的中年人,在别人身上都皱巴巴的病号服穿在他身上却像是军服一样笔挺,连最上面一颗扣子都扣得端端正正。

    他的表情并不像上面那些圣盟人那么冷漠无情,反而挂着精致而和煦的笑容,给人非常……温暖的感觉。

    不过,这只是假象。

    诸葛经纶告诉李耀,已经有一名护士和一名研究员被这温暖的笑容欺骗,死在了宋光赫上校的手里。

    谁都没想到他会痛下杀手——护士和研究员并不是什么重要人物,就算杀了他们,他也逃不出去,而且人家并没有虐待他,反而对他照顾有加,天晓得他究竟为什么无缘无故杀人。

    自从连续杀死两名无辜者之后,宋光赫上校的牢房就被完全封闭起来,连呼吸的空气都要经过层层过滤才能传输进去,牢房的墙壁是单向度玻璃,外面的人可以一览无余,但宋光赫上校却看不到外面的情况。

    李耀见到宋光赫上校时,他正把双手规规矩矩放在膝盖上,看着巨大光幕投射出来的一部肥皂剧——就是专门给家庭妇女和三姑六婆看的,充满喋喋不休的家长里短以及幼稚至极的爱恨纠葛,动不动要死要活,鬼吼乱叫的东西。

    他别无选择,这也是研究的一部分,诸葛经纶每天都会定时给他播放这些带有强烈情感刺激的东西,希望能检测到他脑电波的异常。

    很可惜,宋光赫上校明明看得专心致志,但他的脑电波却没有半点变化,就像盯着一片空白的墙壁。

    旁边的床榻上,还摆放着一些小说和诗集——诸葛经纶不想让宋光赫上校接触到晶脑,所以小说和诗集竟然都是非常罕见的纸制品,书卷和油墨的味道,给这间小小的囚室,带来了几缕古色古香的气息。。

    这同样是一种测试。

    很可惜,虽然宋光赫上校饶有兴趣地翻阅了这些小说和诗集,但同样没有对他古井无波的心灵,造成半点触动。

    “宋上校,我带来了一位客人,一位真正的大人物。”

    诸葛经纶通过传音符阵,向囚室里道,“他想问你一些问题,如果你能好好回答的话,或许我可以考虑改善你的起居条件,帮你换一间更大的囚室。”

    宋光赫上校目不转睛地继续看了半分多钟,直到三维立体光幕中两个张牙舞爪的女人吵完一架,这才收回目光,抚平了衣服上的皱纹,缓缓起身,将双手贴到了单向度玻璃上。

    尽管明知他看不见外面的情形,但那清澈如水的眼神,依旧像是渗透过了密封的牢房,缠绕到了李耀身上。

    “诸葛院长,直接叫我‘宋光赫’好了,名字只是一个代号,而我已经很久不是什么‘上校’了。”

    宋光赫上校微笑着说,“我乐意回答贵客的一切问题,但换牢房就不必了——你不会给我换牢房的,只是想看到我怒气冲冲的样子而已。

    “再说,这里很好,我们人类原本只是广袤宇宙中的一粒尘埃,对尘埃而言,这间牢房已经足够大了。”

    诸葛经纶和李耀对视一眼,用眼神示意:“看到了吧,至善族就是这么古怪。”

    李耀想了想,开门见山道:“宋光赫上校,您好,我对圣盟以及至善之道非常感兴趣,甚至想寻求战争之外的其他方式,来解决帝国和圣盟之间的……矛盾,多谢您愿意开诚布公,回答我的问题。

    “我看到您刚才在看一部涉及到男欢女爱,情感纠葛的连续剧,怎么样,感觉如何?”

    “很不错,这位贵宾。”

    宋光赫上校依旧微笑道,“拍得非常不错,很有意思。”

    “很有意思?”

    李耀诧异道,“怎么个有意思呢,能触动你的心灵吗?”

    “举个例子,我们都知道蚂蚁可以通过触角的挥舞来释放一些特殊物质,彼此交流,构成一个严密的社会体系。”

    宋光赫上校道,“假设我们是蚂蚁,我们就能从这种物质中感受到许许多多的信息,我能感受到蚂蚁的爱恨情仇,能感受到蚂蚁的英勇不屈,热血沸腾和怒不可遏,两个蚁群的交锋就像是两个国家的战争,会涌现出无数可歌可泣的英雄和卑鄙无耻的小人,会留下无数动人的传说甚至一篇恢弘壮阔的史诗。

    “很可惜,我们不是蚂蚁,而是人,所以,当我们看到大树底下两个蚁群的交锋时,我们只会觉得‘很有意思’,却不可能理解,也压根儿不在乎蚂蚁的爱恨情仇,蚂蚁的英雄和小人,蚂蚁的传说和史诗,是吧?

    “同样道理,现在的我,看这些所谓七情六欲组成的情感连续剧,看这两个雌性人类为一个雄性人类而打架,就像是你看两群蚂蚁打架一样,或者是两头母猩猩的斗殴,‘很有意思’,仅此而已。”

    若非对方能听到声音,李耀真想为宋光赫上校吹一声口哨。

    至善族果然和底层圣盟人不同,思维非常清晰,也有自己的一套逻辑,不是那么容易被“纠正”回来的。

    “那么——”

    李耀沉吟片刻,又问,“这些情感连续剧无法给你带来半点触动,那过去的你呢?诸葛院长说,你非常清楚记得过去的一切,记得自己的妻子和孩子,连他们也无法触动你的心灵吗?你如何看待过去的自己呢?”

    “啊,过去的我。”

    宋光赫上校脸上精致的笑容不变,就像是某种深深镌刻上去的烙印,他缓缓摇头道,“那真是一段不堪回首的黑暗时期,我被天魔蛊惑,被兽性本能驱使,被身边无比疯狂的人们影响,和他们一起沉浸在罪孽深重的泥淖中不可自拔。

    “那时候的我贪图权力,沉迷**,对强者阿谀奉承、摇尾乞怜;对同伴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对弱者残酷压榨甚至毫无理由地杀戮。

    “我可以为了争夺家族战团的指挥权,眼皮都不眨就杀死自己最好的朋友;也可以为了不折手段往上爬而娶一个素不相识的女人;甚至为了一些毫无意义的虚荣,用最极端的手法来训练我的亲骨肉,让他们去参加最危险的生存试炼,结果害死了我最小的孩子。

    “我沉溺在权力的光环和力量的威压中,完全沦为了‘**天魔’的奴隶,最邪恶的一次,求功心切的我甚至杀死了五百个无辜的村民,冒充圣盟人来捞取战功,我不得不这么做,因为整条战线上几乎所有贵族军官都是这么干的。

    “罪恶啊,那真是无边无际的罪恶,一想起来就叫人瑟瑟发抖,心碎欲裂,我真不晓得过去的自己,是如何浸泡在黑色的泥淖中而不自知,甚至还觉得如鱼得水!

    “幸好,所有的罪恶都已经过去,至善上师令我觉悟了真正的大道,还给了我洗刷往昔罪孽的机会,令我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平静。

    “这位贵宾,无论您究竟是什么身份,想来也是一名修仙者吧,那您一定也和过去的我一样,浸泡在罪恶泥淖中而不自知呢,衷心祝愿您能早日觉悟自身的罪恶,摆脱这种黑暗泥淖中的生活,找到……属于你的终极平静。

    李耀的眼角抽搐了一下:“终极平静?这该不会就是你杀死一名护士还有一名研究员的原因吧?”

    “是的,我感受到了他们身上的罪恶。”

    宋光赫上校淡淡道,“更重要是,我看出他们天良未泯,在黑暗泥淖中苦苦挣扎,想要洗刷罪恶却不知道方法,所以,我帮了他们一把,带他们脱离苦海,回归永恒的宁静。”

    “你不觉得这么做,是在强迫别人么?”

    李耀道,“包括你被圣盟人俘虏时,也是用强迫手段进行洗脑的吧,你对这种强迫的手段怎么评价,你不觉得人应该有自由选择走什么道路的权力?”

    “如果一个人想要割开自己的动脉,难道您不会上去‘强行’踢掉他手里的刀么?”

    宋光赫上校反问,“如果见到有人要上吊,难道您不会上去‘强行’把他抱下来么?如果看到有人在火坑里苦苦挣扎,难道您还要先彬彬有礼地问过他,得到允许之后,才把他救上来么?

    “自由,究竟什么是自由?人类真的应该拥有伤害自己身体的自由,拥有吸食毒品的自由,拥有肆无忌惮浪费资源并且自相残杀的自由吗?

    “过去的我,就像是在充满了火焰和毒液的深渊中挣扎,一边吸毒一边挥舞着利刃,伤害自己、伤害别人也伤害着整个宇宙,至善上师拯救了我,‘强行’把我拉出了深渊,这当然是一种强迫,但这种强迫难道不是有益的,必须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