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邪火魔痕 上

作者:梦三万 | 发布时间:2017-04-15 00:19 |字数:4561

    道生一,一生二;万物皆为阴阳构成,也分虚实,实者,便是能为人眼耳所察,**所知者,山石、草木等;虚者,便是这世界中被称为“丹青”的东西,人眼不可辨识,只能感知,或传为魂魄,或道为气运,皆为玄妙之物。有奇人可驾驭这玄妙丹青,登峰造极,被世人称之为丹青师。

    故事,便是从丹青师开始的。

    丹青师,也被称为虚灵之主,第一任丹青师,出自寒门,名为秦殇,不通文武,只喜欢平日里作画写字,经常可见一些非常人能识之物,或为龙形,或为精怪,也是机缘巧合之下,便悟得这通灵之术,至于为何称这些虚妄之物为丹青,只因此人通得一项法门,只需以自身为媒介,通过笔墨将其记下,便可对这些虚幻之物进行驱使,丹青妙笔却能驾驭另一个世界,这项能力不可谓不强大,故而将这些他所见精怪虚幻称为“丹青”。而这开山之祖也是世间难得的天才,无师自通这丹青之术,并且将其毕生所学记述为卷,后世称之为《丹青秘术》。

    秦殇用这丹青秘术,可呼风唤雨,逆转乾坤,所幸其人本性善良,才得以造福苍生,后收有门徒一十二人,被后人称为创世十二古神。

    丹青秘术虽好,却有一憾,使用者逆天转命,若心有异象,终究会为丹青所噬,运气好的,变成丹青,也就是所谓魂魄,游荡孤魂,没有思想;运气差者,则变为非人非丹青之物,介于不生不死之间,极为可怕。

    及至后来,秦殇十一弟子皆因心中魔障,被丹青所噬,只有一女弟子名为若璇,心境纯良,得以保全。

    秦殇便将这十一弟子悉数杀死,最终悟得一道,觉得这丹青非吉祥之物,于是闭关隐退,永不现世。

    《丹青秘术》共一十二卷,秦殇临终之时,又毁去其中十卷。

    只有两卷,只记载了一些稀疏平常的术法,虽无法逆转乾坤,但亦可以凌驾于常人之上,交付于弟子若璇,希望她可以造福苍生。

    秦殇恐日后丹青一门会有异变,于是给若璇种下一咒,该咒秦殇也不可解。

    丹青绝咒自有灵性,会于世间挑选合适之人继任为新的丹青师。

    而咒曰:新出而旧藏,意为新的丹青师出现之时,便是上一任丹青师灭亡之日。

    从若璇以下,丹青师传了三代,到这第四代,是一名道人,年轻时名字不可考,后得传这两卷丹青秘术,终成丹青师,号为南华子,于太行山中开山立派,称为丹青门。

    凡丹青门中有所成就者,皆被称为丹青师,继任者则被尊为灵主。

    南华子继任灵主以来,过了三百年,并不曾出现新的继任者,直至东汉末年,门人已有数百人。

    只因其丹青门人不理凡间俗世,踪迹诡秘,并不为外人所知。

    ……

    不知是否应了这阴阳相生之说,有正必有邪,自若璇以来,世间除了丹青师外,另有一人,自称为丹青魔尊,也通晓这丹青秘术,可心性邪恶,行事毒辣,意图毁灭丹青一门,而其道法高强,虽历经数千年更迭,双方并未争得个高下输赢,而这正邪丹青之争,及至南华子避世隐居于太行山中,才得以缓和。

    如此过去数百年,天下经西汉至东汉,又由盛转衰,丹青界的纷争看似趋于平静之中……

    ……

    公元176年,农历丙辰年,东汉熹平五年,春。

    是夜,空中无月,星光璀璨,风起云动,树叶之声不绝于耳,仿如沙浪一般。

    空中飞过两抹墨痕,月光映照之下,却泛起点点荧光,竟是两卷竹简,展开宛如飞毯一般。

    这宽大竹简之上,落座着几个人,其中一张竹简上面坐着一名中年男子,须斑白,身穿一身褐色道袍,怀中抱着一个十来岁的女孩儿。

    另外一张竹简之上站着一个少年,怀抱双手,嘴角泛出笑来。

    这两张竹简飞行度奇快,宛如疾风过隙,疏忽之间就飞出百来米,所幸是在夜晚,并不曾被人察觉。

    两人俱是丹青门下弟子,这须斑白的道人,叫做张贤,怀中女孩儿是张贤孙女,今年只有十一岁,单名一个“怡”字,其父母早亡,如今只有张贤一人照顾,也跟着一起入了丹青门,却没有排辈论号。

    另外这个少年名叫唐叙,虽然年轻,辈分却同张贤一样,平日里唤张贤一声师哥。

    疾风劲爽,几人长袖翻飞,张贤怕孙女太调皮从飞卷上掉下去,只把她在怀里搂紧,以至于小孙女哇哇大叫起来。

    “爷爷,你勒死我了。”

    张贤一听,赶紧松开一些,岂料这小孙女呲溜一下蹿了出去,吓了张贤一跳,赶紧一把将她拽住。

    “爷爷别怕,怡儿就只看看风景,不乱动的。”小女孩说着话,趴在这竹简之上,只把一个小脑袋探出去,看这地面上的风景。

    天上繁星闪耀,地上密林涌动,光是听风,便是一番享受。

    张贤见她不再乱动,只把一只手放在她的背上,便由她去了。

    唐叙看得好笑,只觉得这师兄未免也太紧张了些。

    “师兄,我们这次下山来,虽然没有探到门主下落,但是能得见蔡飞白的书法,也不算是没有收获了。”唐叙说着话,从怀中摸出一卷竹简来,星光映照之下,隐隐可见上面枯白字体,飘逸隽秀,大家之范。

    张贤正襟危坐,对着唐叙点点头,“蔡飞白的字体果然是一绝,虽然不是真迹,仅是拓本,能够得见也是平生无憾了。”

    这蔡飞白名为蔡邕,是陈留人氏,大家,蔡邕受诏作《圣皇篇》,诣鸿都门奏上,时鸿都门正在修缮装饰,匠人用扫帚醮石灰浆成字,邕大为欣赏,受到启,归而创飞白书,其字笔画露白,似枯笔所写,是为一绝,所以被称为蔡飞白,也是盛赞其字体绝妙。

    近日蔡邕得一女,于是好友也有来此祝贺的,蔡邕高兴,就提笔写了一副字,张贤和唐叙恰好从空中偶然见到,唐叙便随手拓了这一卷书。

    “只可惜我等寒门子弟,入不得别人府上,这未经允许就拓书,其实认真说起来,也不是那么光采。”张贤摇摇头,出一声叹息。

    “师兄,其实你只要施展一些丹青秘术,他们定会尊我们为上客,到时候不只是这拓本,真迹也是想要多少就能有多少的。可惜你呀,太拘泥这些礼数道义。”唐叙出一声轻笑,把这书简收回怀中。

    张贤皱眉不语,心中一片落寞。

    恰好这时,只听得旁边小孙女一阵大喊,手舞足蹈。

    “爷爷快看,下面的星星好漂亮!”

    张贤听了她的话,心中一片疑惑,心想又不是飞在海上,这星星只会在天上,怎会落到地上去?

    “师兄快看,好像出了什么事了。”旁边唐叙道。

    张贤探头看去,下面哪里是什么星星,只是一片若隐若现的红光,分明是失火了。

    “我们行至何处了?”张贤心中一紧,只觉得有什么可怕的事情生了。

    但见远处火光之中,升腾起一条墨色长龙,疏忽之间钻入云端就不见了。

    “应该是颍川了。”唐叙说完,突然明白张贤问这话是何意,抬起头来,只见对方也是同样惊骇之色。

    “难道是颍川尚家?”

    “丹青邪魔要现世了……”张贤喃喃自语,手上坐了一个收掌的手势,这丹青卷便从云端飞了下去。

    ……

    城中大火弥漫,惨叫之声不绝于耳。【本站手机app阅读器上线了!阅读器同时支持免费在线阅读、离线阅读,小说阅读爱好者的必备阅读神器。免费看小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zuopingshuji(按住三秒复制)下载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