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三百九十三章 立基 三

作者:滚开 | 发布时间:2017-09-12 17:28 |字数:6532

    铮显和黑雾人密谈一阵后,似乎谈妥了一些东西,直到黑雾人缓缓散去,消失在远处,他才站起身,若有所思的回往山谷。

    “父亲。”山谷谷口已经等了几个年轻人,其中一个头生鹿角的俊美男子主动迎上来。

    “郡城王家那边...东西没找到。”

    铮显眉头一皱。“王戎呢?”

    “我们闯进去时已经服毒自杀了。只有一个独子在外逃脱。”男子赶紧回话道。

    “查!派人封锁全城进出口,决不能让那小子带着东西逃脱出去。”铮显眉头紧蹙,冷声道。

    “是!”男子应声,“对了,王家的姻亲张谦张家,极有可能暗藏逃犯。”

    “你带点人过去,让他们交人!这秋月郡里,得罪了我铮显还想安然无事?东西必须留下,谁的面子都别给,敢阻拦的,全部打开!”铮显冷声道。

    “父亲,若是三宗...”男子有些为难。

    “三宗那边我会打好招呼。别的地方不敢说,但在这秋月郡,敢不给我面子的人,不多。”铮显看了眼自己儿子,转身拂袖而去。

    .............

    密林中。

    一个年纪不过十几岁的少年,浑身衣袍脏兮兮的,悄然在草丛里趴伏着,一动也不敢动。他身上打扮装束依旧还能看出曾经出身于富贵人家,但此时所有富贵的表象,全都被污泥和草屑覆盖遮掩。

    少年剑眉星目,颇有些诗书气质,一看便知是不怎么吃过苦的公子少爷,可此时却只能强忍泪水,躲在草丛里一动不动,连大气也不敢出。

    “在什么地方?刚刚还听到有动静?”

    “怕是野兔耗子?”

    “二队那边有消息没?”

    远远的隐隐能听到有人喊话的声响。黑暗中的密林里,少年什么也看不清,只能看到远处偶尔飘过的一双双碧绿色泛着荧光的眼睛。

    他知道,那是黑鹿一族的族人在搜查自己。

    “别担心..”少年身边,一只只有巴掌大小的竹鼠,挺着圆滚滚的肚子小声道。“我用混合粪便特有的气味在你身上抹了三遍,就算是最擅长嗅觉的猎犬也不可能闻出你的位置。”

    竹鼠两只芝麻点大小的眼睛炯炯有神的盯着黑暗中的黑鹿一族等人。

    “我不怕....不怕...谢谢你,强哥...要不是你....”少年说着说着,又想起了之前被灭门的爷爷奶奶,父亲母亲,心中不由得悲从心来,眼泪又忍不住顺着脸颊躺下。

    “唉...一世人两兄弟,你都这样了,我不救你谁救你?”竹鼠无奈叹息,“黑鹿一族在秋月郡是一霸,几乎无人敢惹,不怕他们的势力只有三宗,但他们没有利益也不会无缘无故的庇护你。”

    “我知道...”少年抹了把眼泪,“我打算去府城,黑鹿一族是只手遮天,但府城和这里不同,他们的手伸不到那么远!”他面目中透出一丝坚毅。

    “你意已决?”竹鼠正色道。

    “是,还请强哥助我!”少年认真点头道。“另外,那东西,还请强哥帮我找个地方藏好。”

    “你自己留着吧。”竹鼠摇头,“那是害得你家破人亡的关键宝物,你若是无意,可以将其当作筹码,交换对黑鹿一族的报复。”

    “我....我会考虑的!”少年点头。

    “好了,我们走吧。这地方马上不安全了。黑鹿一族还是有些能人,居然能追上你强哥我的腿毛。果真不能小觑天下人啊。”竹鼠吐了口气。

    “强哥....”少年欲言又止。

    “别说话!我知道你想说什么!”竹鼠抬起一只爪子,别过头去。“我竹文强既然答应了要救你出郡,便一定能做到。”

    “强哥.....”少年眼眶又湿润了。

    他天生便有异能,能听懂飞鸟走兽各种兽语,也因此时常在外和山林里的各种动物一起玩,并且在一次意外里还拜了一头名叫竹文强的竹鼠为大哥。两人在林间逍遥自在,好不快活。

    可没想到祸从天降。家族里无意中得到的一件东西,却是让整个王家面临灭顶之灾。

    要不是竹文强提前报讯,怕是他这一趟一样也在劫难逃。

    “这边好像有动静。”忽然几个黑鹿一族之人缓缓朝着少年这方向看过来。

    “我过去看看。”

    几个提着刀的男子拨开草丛,缓缓朝着这边靠近走来。

    望着远处逐渐逼近的黑鹿一族族人,少年眼底泛起浓浓的恨意。“等着吧....总有一天...我王玉辉一定会回来!灭族之恨,不共戴天!”

    噗!

    忽然一声闷响,少年眼前的几个黑鹿族人应声就倒,没有惨叫,没有痛嚎,倒下的黑鹿族人一声不吭,好像死了一般。

    “是这里吧。”一个低沉平淡的男声从少年身后远远飘来。

    “回宗主,正是这里。”另一男子恭声回应。

    “那就去吧,不要放脱一个。”之前那男子淡淡道。

    “属下领命。”数声嗓音同时响起。

    少年王玉辉还没反应过来,便看到右侧远处的后方,一道道模糊人影飞射而出,速度奇快的扑向刚刚还在四处搜索的黑鹿族人。

    “什么人!!”

    啊啊!!

    黑夜林中,只能听到一连串的短促惨叫声,惨叫不断往远处蔓延,显然黑鹿一族压根就是一面倒,被这群神秘人轻易屠杀。

    “快走,有更狠的人来了!”竹文强浑身一个哆嗦,就想带着王玉辉逃掉。

    “不,强哥你走吧,我要去看,看黑鹿一族到底怎么死!”王玉辉先是一惊,随即却是大喜,眼底闪烁着深沉的恨意。

    “你....”竹文强无奈长叹一声,“也罢,我便带你一程。”

    ..................

    噗嗤。

    人头飞起,鲜血喷泉一般射出,撒了四面八方一地。

    “是千阳宗!?你们疯了!!”

    黑鹿一族族地鹿王谷谷口,沉重的黑色石门阻挡住了前来清剿的千阳宗等人,大门前正站着一大群黑鹿一族最强的金鹰族卫。

    族长铮显面色铁青,目光冰冷的盯着不远处被人簇拥中的年轻男子。两伙人中间,几个千阳宗的高手正缓缓收刀,将刀刃在尸体衣服上擦拭干净。

    “路胜路宗主,您这是什么意思?深夜来访,我等原本打算好生招待,以礼相送,阁下却是无故虐杀我族族人,带人恶意侵犯我鹿王谷谷口!

    这事就算告上府城阁下也得给我族一个说法!”

    “说法?”路胜百无聊赖的把玩着一颗精致水晶珠,听到这话,侧过脸朝身边的石老笑了笑。“听到没,他要说法?”

    “那就给他个说法。”石老很是配合,露出一丝狰狞微笑。“黑鹿一族窝藏魔界奸细,买通郡城重将,意图谋反,罪该万死,按律当灭!”他高声宣布自己等人动手的理由。

    “放屁!!”铮显气得浑身发抖。他压根就和魔界那帮孙子没关系,更不用说什么买通郡城重将。意图谋反?

    顶多就是暗中有些默契,但绝无交易之类,他没事吃饱了撑着,还想谋反?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你们这是诬陷,路宗主,无凭无据!你们这是在故意朝我黑鹿一族身上泼脏水!”铮显火冒三丈,破口大骂。

    “你的意思是,我是在冤枉你了?”路胜挑了挑眉。

    “难道不是?!”铮显还想大骂,但被他身旁的一名中年女子伸手拦住,女子头顶只有两个细小白色鹿角,身着华服,气势不凡。

    “路宗主,做事之前,还请想想后果。我黑鹿一族一向遵纪守法,一心为大阴,为皇庭,为天下稳定山林,稳定妖族。您这样是否太过了?”

    路胜笑道:“其实我也不是不讲道理之人。只是最近得到消息,有人密告本宗,说黑鹿一族镇压全族的神兵宣雾,里通外敌,私藏魔将。

    若是你们愿意将宣雾神兵交出来,本宗愿意上表朝廷,请求从轻发落。”

    吃相太难看了.....

    一旁的石老和阴影之王嘴角微抽,有种不忍直视感。自家宗主当真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不是所有神兵都能成为乱神兵,不是乱神兵的神兵魔刃,压根就没有太高的智慧,更别说什么里通外敌,私藏魔将...

    想要人家的神兵就直说,找理由也找个好点的。这么搞,就算对面黑鹿一族想服气,也....

    “欺人太甚!!!”对面黑鹿族长铮显终于爆发了。“路胜!千阳宗!!你们!!你们!!简直!!”

    远处隐藏着的少年王玉辉心中的快意,简直要震得他浑身发抖。

    “你们也有今天!也有今天!!?”他脸上的狂喜和扭曲混合在一团,形成一种诡异的无法形容的怪异表情。

    “唉....”竹鼠竹文强在一旁长长叹息,他能理解王玉辉此时的心情,只是他却不知道,这千阳宗一向作风保守,如今突然找黑鹿一族的麻烦,怕是其中另有隐情....这片山林极有可能又有无数动荡。

    此时远处又有了新的变化。

    千阳宗的人不多,但一个个都是精锐,从四周将整个鹿王谷出入口团团包围。

    石老此时手里正提着一个狰狞染血的带角头颅。

    “这就是我等刚刚从你黑鹿一族鹿神谷内斩杀的魔族魔将!”他语气冰冷,朗声道。

    “污蔑!!是鹿王谷!!鹿王谷上次开启,甚至连我族族人都没进去过一个!”铮显浑身青筋毕露,气血翻滚,几乎要两眼冒火。对方连他们族地的名字都没弄清楚,居然就敢当面污蔑。这简直就是...

    “好了,别废话了。”路胜有些烦了,围剿黑鹿一族,本就是随便找个借口,现在吵到这地步,完全没意义。“动手!”

    “是。”

    石老和阴影之王同时领命,千阳宗借调过来的一众精锐纷纷露出笑容,这趟过来,可是路胜提前就允诺了不少好处的,大头反正有路胜路宗主顶着,他们只是服从命令。出发前,可是早就说清楚,能抢多少全看自己。

    “杀!”黑鹿一族见势不妙,终于彻底绝望,带头抢先一步冲向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