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5章 袁管事

作者:竹衣无尘 | 发布时间:2017-04-15 00:13 |字数:5086

    周舒从洞口走出,却没料到出口竟在悬崖边,一个不注意,直接就滑了下去。

    好在之前得到的几张符箓中有轻身符,周舒没有慌乱,迅的将符箓拍在身上,身体顿时一轻,下落的势头也减缓了许多。

    双掌向下,排云诀猛力拍出,借着风力,身体顺势飘开,紧紧的抓住了峭壁边的藤蔓。

    轻舒口气,周舒转头看去。

    身处云间,上不见顶,下不见底。

    难怪坊市怎么也找不到这群面具修者,把巢穴藏在这种地方,又有几个人能想到?

    周舒在原地做了个标记,便顺着藤蔓往上攀去。

    山势陡峭,周舒的灵力也不算足,爬爬停停,近半个时辰才爬到峰顶。

    四下望望,顿时有几分熟悉的感觉。当日和颜悦去裂谷,正好经过这里,算算距离离坊市大约有三百里左右,不算太远。

    放下些心,周舒稍做休息,取出轻身符和神行符,飞往回赶。

    一路只捡近道,马不停蹄。

    也许是这身黑衣和面具的缘故,路上遇见的修者都纷纷避让,不敢接近。

    坊市将近,他迅的换下黑衣和面具,直接朝三愿斋走去。

    回到这里,周舒当然要把现失踪者的消息告知坊市管理,一方面能救人,一方面也能获取不少的奖励。但他一介无名散修,就算有证据在手,也未必能引起坊市管理者的注意,甚至有可能证据还没有拿出手,就被人先给灭了。

    要知道那些面具修者抓捕了如此多的散修,却一直没有暴露,未必没有坊市的人暗通款曲。

    所以要先去三愿斋,让华若安掌柜帮忙出面。

    通过这段时间的观察,华若安还算值得信赖,应该不会和那些面具修者有勾结。

    “周公子,又来了,这次有什么关照?”

    伙计满面春风的迎过来,周舒的几次交易让他获得了不少收益,他对周舒很是感激。

    “华掌柜在么?”

    “在,在,您进。”

    周舒快步走进三愿斋,对华若安拱了拱手,“华掌柜,在下有要事相商。”

    华若安正在招待客人,见周舒贸然来打扰,不由微微一愣,但眼看着周舒神色郑重不似平常,便点头道,“周兄弟先进内堂。”

    “多谢。”

    两人进了内堂,未曾坐定,周舒便正声道,“华掌柜,在下现那些失踪的散修了。”

    “啊?怎么回事?”

    周舒把自己的遭遇缓缓说了一遍,逃脱过程却是一言带过,没有细说。

    华若安神色忽变,“周兄弟这些话都是真的?不要随便开玩笑,这事情现在闹得很大,坊市上下都极其重视。”

    他很有些怀疑,以周舒的实力,被抓了怎么可能逃出来,何况还有蚀神丸这样他都没有听说过的东西。

    周舒认真的点头,“真的。”

    华若安仍是摇头,“周兄弟,你得告诉我,你是如何逃出来的,这点解释不清,后面的话实在很难让我相信啊。”

    周舒思忖一会,缓缓道,“华掌柜,在下自有一些秘密,不足为道,掌柜也不用再问了,若是不信,我有证据在此。”

    “那也好,证据拿来看看,不是我不相信周兄弟,而是此事事关重大。”

    华若安双目炯然,形貌威严,和平日的和善商人模样大相径庭。

    周舒思忖了一会,轻轻点头,拿出几样物事。

    “掌柜请看。”

    华若安一眼扫过,“这衣服和面具是那些面具修者的?这丹药就是蚀神丸?”

    “不错,还有这个烛台,我觉得和他们说的炼火大阵有关系。”周舒指了指那只古怪的烛台。

    看到烛台,华若安的脸蓦然抽了一下,有些白的道,“竟是抽魂灯?”

    周舒有些疑惑,“什么是抽魂灯?”

    “一种邪恶的法器。”

    “邪异修者练的一些邪功,可以抽取修者神识和魂魄,他们会把神魂存放到抽魂灯里面。修者的神识和魂魄一被抽离,就形同白痴,生不如死,但更可怖的是魂魄在抽魂灯中会遭受各种折磨,甚至被炼成各种古怪邪器,永世不得生。这种东西和练功的邪异修者,都是我们修仙界诸多宗门的大敌,死敌!”

    华若安的语气越来越重,脸色沉得可以滴出水来,“周兄弟,看来你说的是真的,你不可能有抽魂灯这种邪器。”

    周舒点头。

    “不能耽搁了,带上东西,我们去见坊市的袁管事。记住,只有见到管事你才能说话,其他人问什么都不要开口。”

    “在下明白。”

    两人迅离去,身后的伙计和客人,一脸诧异。

    穿过几条街道,来到一座三层圆顶建筑前。

    建筑四周十分空旷,并无任何房舍,只有数百根不足半丈高的玉柱,星罗棋布的遍布在周围,似乎是对应着某种奇特的阵法。

    几名蓝衫守卫快步走近,“华掌柜,有事?”

    华若安面色凝重的点头,“有要紧之事,请度通报袁管事。”

    蓝衣修者点头去了,不一会便领着两人穿过阵法,进入建筑中心的大厅。

    大厅中站着三人,左右的两名修者均有五六十岁,一个红脸,一个长眉,似乎正在争论着什么,直到两人进来都没有停止。

    而正中间的中年修者,穿着蓝色长身鹤氅,袖上镶着几道金边,站立如松,自有威严之态。

    华若安上前施了一礼,“华若安见过袁黎管事。”

    袁黎不动声色的点头,“华掌柜,有什么急事?”

    “这位周舒小兄弟,找到了失踪散修的下落。”

    华若安开门见山的道,随即转向周舒,“周兄弟,把你之前对我说的,再完整的说一遍。”

    听到华若安的话,边上的两名修者立时止住了争吵,颇为惊诧的看向厅中,而袁黎神态自若,目光凝然的看向周舒。

    “周舒,你说吧。”

    目光投射之下,周舒顿然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压力,心神一震,犹如当初入无妄门时面对刘玉谪一样,而且压力还要更大一些。

    若要比较,刘玉谪如一把锋寒的利剑,而眼前的修者如同一尊镇压四方的大印。

    很明显,袁黎是一位凝脉境修者,甚至比刘玉谪还要高出几分。

    只是一位管事,就有如此实力,青霞坊市委实不可小看。

    周舒点了点头,朗声道,“管事,在下周舒……”

    不等周舒说到一半,长眉修者就厉声喝道,“休要胡说八道,你一个炼气境二层修者,怎么可能从炼气境六层的修者手里逃走,甚至还杀死他?简直就是荒谬,老夫根本听不下去!”

    语声甚重,甚至还隐隐带了不少灵压。

    压力铺天盖地而来,周舒浑身一震,剩下的话也无法出口,他强撑着才没有倒下,微昂着头,淡然的瞧了那人一眼。

    这人,多半有问题。

    长眉修者越大声,“袁管事休要听这等小人胡言乱语,分明是别有用心,想要造谣生事。”

    “给老夫滚出去!”

    长眉修者一声大喝,挥袖拂出,一股潜藏的巨力随之出。

    长眉修者已是筑基境后期修为,这股力量也异常强大,只要周舒碰到,别说滚出去,只怕立刻就要倒毙身亡。

    “住手!”

    两声轻呼,同时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