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28章 番外

作者:闲听落花 | 发布时间:2017-07-23 07:43 |字数:4279

    番外二

    “五哥儿,你娘的话,你也不听了?”宁远一脸杂乱的胡须,满身汗尘,眉头拧成一团,直直的看着在他对面跌坐的五皇子。

    “五哥儿,大娘子临走前,不是一再嘱咐你,让你逃,逃的远远的,五哥儿!”素心扑跪在五皇子面前,泪如雨下,“五哥儿,跟七爷走吧,从此……”

    “从此海阔天空!”宁远目光灼灼,“你要是想,你要是不忿,就跟七舅舅走!七舅舅手里的人不多,可这会儿也够了,咱们从西凉入手,十年!有十年就够了,打不下这天下,也把这天下打个稀烂!”

    “七舅舅,你来之前,我就拿定主意了,我跟师父修行。”瘦的单薄如纸,却坐的笔直的五皇子,目光寂静的看着宁远,“多谢七舅舅带母亲回去。”

    五皇子目光落在旁边素白手里捧着的白绫包袱上,包袱里是他阿娘的骨灰,这是他阿娘最大的愿望,死了之后,化成了灰,也希望能够撒在家乡的山山水水中。

    宁远眼眶微缩,目光阴森的看着跌坐在一角,神情悲悯的青空大和尚,青空大和尚睁开眼,迎着宁远杀意森然的目光,眼里的悲悯更浓,“邵师还好吗?”

    “什么邵师?”宁远飞快的接了句,可满眼的愕然却没能掩住,片刻,宁远又答了句:“他死了,我杀的。”

    “你不杀他,他也要死了。”青空大和尚看起来极其疲惫,“是他让你杀他的吧,他要给你一个因果。你有你的因果,五之有五之的因果,我和邵师也有各自的因果,我和他一样,都盼着这因果早日有个了结,不管是好是坏,只要了结。你走吧,带着她们。”

    “狗屁因果!”宁远猛啐了一口,“老子最恨你们这种只会害人的神棍!”宁远话说的狠,心里却一片惊悸。

    “五哥儿,我们走!别听他的,你娘要是不听姓邵的那个骗子的话,要是不这样束手就死,咱们宁家,也不是没有一拼之力!以前有,现在照样有,哪怕只有你七舅舅一个,也能帮你拿回这份公道!不能帮你拿回公道,拿回这天下,那也要把这天下打个稀烂!”

    “七舅舅走吧,你们也走吧。”五之仰头看着宁远,目光平和湛然,“这是我自己的决定,跟师父无关,跟谁都没有关系,七舅舅,谢谢你。”

    “五哥儿!”宁远喉咙发紧。

    “七舅舅,你走吧,这一世海阔天空,纵横天下,以后,只怕要累了你了。”五之看着宁远,目光幽深的让宁远心里莫名生出一丝惧意。

    “五哥儿。”

    “谢谢你。”五之这一句谢情深意切,让宁远有了几分诡异的感觉,片刻,宁远站起来,斜着青空大和尚,片刻,目光移回五皇子,“我留几个人在京城,不管什么时候,只要你想走……”

    “我不会再出这个院子,七舅舅,来世再见。”五之打断宁远的话,仰头看着他,脸上的神情似喜似悲,宁远盯着他看了片刻,退后一步,又退后一步,转身走了。

    …………

    承平十六年,京城外紫藤山庄,后园里子衣带飘扬,热闹无比。

    “来了来了!”七岁的墨十二娘跑在宁六娘子的丫头明安前头,一头扎到宁六娘子怀里,“可好看了!”

    “走,咱们去瞧瞧这个大才子去。”宁六娘子站起来,拉着墨十二娘的手,李大娘子、苏大娘子,和吕二娘子等一群小姑娘一向好事,急忙跟着站起来,连说带笑往前院去看才子。

    季探花一家辗转外任十几年,今年春天调任吏部左侍郎,前几天一家人到了京城,今天宁家在紫藤山庄设宴,为季家接风洗尘。

    自从宁国福安大长公主告了老搬到城外清修静养之后,宁家就跟着搬到城外的紫藤山庄。

    如今的紫藤山庄往外扩了不少,从后园到前厅,一群小姑娘连跑带走到一半,就听说季家那位才七八岁就才名远播的大公子,已经往后堂拜见大长公主和张老夫人等人了,宁六娘子领头,一群小姑娘转个弯,直奔大长公主和张老夫人待客的花厅。

    当值的丫头们看着她们,只当没看见,宁六娘子和表妹李大娘子最先冲到屏风后,抢占有利地势,透过屏风缝隙,看向花厅。

    季大公子刚刚磕了头,正从锦垫上站起来。

    李大娘子大瞪着双眼,看着因为刚刚开始窜个,而显的略有点瘦削的季大公子,忍不住轻轻叹了口气,她头一回看到这样好看的男孩子,不是长的好看,是一举一动,一言一笑……

    李大娘子看呆了,宁六娘子带着挑剔的目光,将季大公子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又将紧挨他站着的,七岁的季二公子也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果然象阿爹说的,才是有才,可也太文弱了些。

    吕二娘子和苏大娘子挤在一起,也看的移不开眼,只有墨十二娘,本来就最小个子最矮,又被挤在最后,又窜又跳了半天,还是半点看不到,急的跳脚却不敢发声。墨十二娘一只手揪着李大娘子的袖子,另一只手揪着宁六娘子的半臂,用力揪着两人往旁边揪,自己往前往中间挤,拉了一下没拉动,再挤一下又没挤动,墨十二娘急了,松开两人,往后退了两步,猛冲往前想挤进去。

    胖墩墩的墨十二娘这一冲力道十足,撞的李大娘子和宁六娘子闷哼一声,齐齐往前扑倒,雕花屏风往前,屏风座往后,顺带又绊倒了吕二娘子和苏大娘子,两人措不及防,唉哟一声,和李大娘子、宁六娘子一起,摔在屏风上。

    屏风倒地的巨响,和一群小娘子的唉哟喂,吓的季二公子往后挤在哥哥怀里,季大公子搂住弟弟,大睁着双眼看着屏风上滚成一团的小姑娘们,忍不住笑出了声。

    这肯定就是阿娘说的京城的那些妹妹们了,果然……

    李桐气的哼了一声,正要发话,宁国福安大长公主已经欠身探头先关切起来,“六姐儿……没摔着吧?瞧瞧你们,怎么能笨成这样?小十二你过来,是你把她们推到屏风上的?”

    “是……不是,我没推,我看不到季家哥哥,就是想往前挤挤。”墨十二娘自己是爬不起来的,被两个丫头架起来,听到大长公主的问话,赶紧解释。

    李大娘子爬起来的最快,头不敢抬,一张脸涨的血红,在他面前出了这样的丑,这会儿她只想有个地缝钻进去。

    宁六娘子一边拉着丫头的手起来,一边熟练的认错,“阿娘我错了,下次再不敢了。”

    吕二娘子和苏大娘子急忙跟在宁六娘子后面认错,老祖宗阿娘太婆的乱叫。

    “都过来!快过来我瞧瞧!”精神矍铄的白老夫人哈哈笑着,招手叫几个小姑娘。

    “这几个丫头,都是你惯坏的!”钱老夫人看着大长公主嗔怪道:“特别是这丫头。”钱老夫人指着宁六娘子,大长公主斜了她一眼,拉着墨十二娘搂在怀里,“我最疼我们十二娘。”

    “姑姑你昨天说你最疼大姐姐。”墨十二娘急忙指着血红着脸的李大娘子纠正道。

    大长公主大笑起来,“这丫头,跟她爹一模一样!”

    花厅里说话的,认亲的,赏见面礼的,扬声大笑的,热闹四溢,宁六娘子斜看着头不敢抬,脸上的血红终至褪不去的表妹李大娘子,再看看虽然有些文弱,但还算不错的季大公子,再看回表妹,从表妹再看向白老夫人和外婆张老夫人,眉梢挑起。

    福安大长公主看着似笑非笑、眉梢挑起的宁六娘子,冲她招了招手,“过来,跟姑姑说说。”

    宁六娘子转到福安大长公主面前,抿着嘴儿笑,“现在不能跟姑姑说,等我再看看,看好了再说。”

    福安大长公主斜着宁六娘子,宁六娘子冲她眨了眨眼,两人一齐看向李大娘子,一齐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