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定风波 第五百五十五章 祭品

作者:萧鼎 | 发布时间:2017-10-13 17:26 |字数:3383

    血莺在继续向天澜真君报告着,陆尘则在一旁安静地聆听,昆仑殿中一时间只有血莺清脆悦耳的声音飘荡着,犹如夜风中幽幽低语的女子诉说着心事,只是那话里行间的字词,却都带着冷峻意思。

    仙城里的情况不算太好,许多人都被天空中那诡异的血海异象吓到了,这其中既有那血海异象连续出现多次,看起来不像是偶然的原因,也有经过这么多次异象征兆之后,真仙盟竟然直到现在也仍然没有做出任何反应,让大家心里越发没底。

    想到这里,陆尘心中忽然一动,却是想到了一件自己平日里有些疏忽了的事情。

    自从血海异象在仙城天空出现后,浮云司这里一直悄无声息,直当没事发生一般,在外人看起来有些奇怪;但或许也是因为浮云司和天澜真君威名太盛,风头完全压过了真仙盟其他堂口的人们,所以,大家对仙盟中的其他势力的反应,便没有那么在意。

    但事实上,除了天澜真君外,真仙盟还有其他五位化神真君,他们是有反应的。星辰殿的古月真君动作最大,派遣了不少人手进入了那座地下洞窟,到后来,甚至连浮云司的人马都要让位给星辰殿的人,也不知道他们在那下面鼓捣了很久究竟搞出了什么玩意。

    相比起来,其他几位真君就相对安静一点了,大宰院的铁壶真君原本算是比较活跃的,但在那次捉拿魔教余孽范退的事件中,这位刚直不阿的老真君似乎被天澜真君拿到了什么把柄,一下子就老实了下来。

    至于其他的三位化神真君,各有各的堂口,在血海异象刚刚发生的时候也曾经过问关注过,不过据陆尘所知,死光头是暗地里亲自往那三位的居处洞府走了一趟,从那以后,大家都没有太大动静了。

    在这中间,或许会有什么交易,又或是手段之类的东西,陆尘没有问也不关心,像他这样的人,多年来的经历早就让他养成了更看重结果而不关注过程的性子。

    只是在近日血莺对天澜真君的禀告中,一桩桩一件件的事,却是从小及大,将其他所有五位真君的动向以及势力堂口的情况都包括了进去。

    陆尘没有说话,神色淡漠安静,只是在略微低头的那个瞬间,他的瞳孔还是忍不住收缩了一下。真仙盟中最强大的就是六大化神真君,所有的山头势力归根到底都源自这六大巨头,换句话说……

    浮云司竟是在同时监视着所有的人!

    不知何时,血莺的声音停顿了下来,大殿中便陷入了一片寂静。

    陆尘缓缓抬起头来,只听到天澜真君对血莺淡淡地道:“这些事我知道了,做得不错。另外,最近你盯紧一点,特别是天龙山上的人马,有什么异常动向就向我禀告。”

    血莺恭声应了,随即转头看向陆尘,道:“陆师弟,你刚才说是有事要找我吗?”

    陆尘点了点头,道:“魔教大势已去,仙城这里已是安定下来,不过在天下各处,还有少许余孽未清。前两日我听说那贼酋范退招供说西陆那边残留的一点魔教妖孽,所以便做了一点布置,准备派人过去一趟,联合昆仑派留守人手,将他们彻底一网打尽。”

    天澜真君微微颔首,脸色平静,看起来对这种小事已经不太放在心上了。倒是血莺听了后还有几分关心,道:“这事可未必好办,那里剩下的大概都是一些对魔教忠心耿耿的死硬分子,还有,派过去的人要和昆仑派联合,也得有一点点名望,不太好选人吧?”

    陆尘笑了一下,道:“确实如此,不过我已经挑好了人,就是昆仑派中弟子苏青珺,一来,她聪慧冷静,道法高强,足堪重任;二来,她自己就是土生土长的昆仑人,从小在昆仑派中长大,与诸位门中前辈都十分熟稔。有她居中谋划,此事不难。”

    血莺怔了一下,眼神中略显复杂神色,向陆尘看了一眼后,却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转身过去看着天澜真君,显然不太想就此事做出决断,而是将这最后选择的权力交给了这位老大。

    天澜真君双眼微闭,一手放在椅背上轻轻敲打,周围一片安静,陆尘和血莺都望着他,等着他的决断,过了一会后,天澜真君抬头向陆尘深深看了一眼,然后点头道:“准了。”

    说完,他便站起身,不再看他们两个,自己向后走进了昆仑殿深处。

    ※※※

    当那个魁梧的身影从视线里消失以后,陆尘轻轻松了一口气,眼角余光扫过旁边,却发现血莺竟然面上也隐约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与此同时,血莺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转头向陆尘看了过来,两人目光相接,先是默然不语,过了片刻后,忽然又都是莞尔会心一笑,倒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各自叹了口气。

    从大殿中并肩走了出来,血莺抬头看了看天空,忽然道:“那位苏妹子倒是个有福的人啊。”

    陆尘摇了摇头,道:“说不上,她也吃了很多苦,只是不好说而已。”

    血莺笑了笑,也没有再在此事上追问,很直接地问道:“除了苏青珺,你还要调走什么人?如今山上山下还有仙城里颇有动荡之意,到处都需要用人,你如果要得太多的话,我这里也没法子的。”

    陆尘心中微动,一时有些搞不清这位话里的意思,听起来似乎是可以允许再搞走一两个人的意思?又或者,只是不经意的试探?

    他在心里忽然想到了白莲,说实话,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想到这个少女,但就是在这一刻想起了。

    只是在沉吟片刻后,他对血莺摇了摇头,道:“不用其他人了,就苏青珺一人足矣。”

    血莺“哦”了一声,道:“那就好。”说着对他交待了几句,让他回头到浮云司这里走个过场,随即就离开了。

    陆尘看着她的背影,只见在晴朗的阳光下,这个名声赫赫又美丽动人的女子,似乎全身上下都散发着惊人的魅惑艳丽,令人目眩神迷。

    他心里在那一刻似乎有一种错觉,这个美丽的女子似乎已经和天澜真君那个死光头的功业牢牢绑在了一起,随着死光头威震天下,血莺,仿佛也进入了她人生中最灿烂耀眼的时代。

    除了那个巨人,天底下不知有多少男子,都愿意匍匐在她的脚下,而她却只心甘情愿地追随着那个庞大的身影,站在那人背后的阴影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