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百五十九章给我带路

作者:西方金 | 发布时间:2017-04-14 23:52 |字数:3632

    大荒八怪身死的消息,传遍了整个大荒城,大荒城所有的势力,开始彼此争夺这块蛋糕,除了那些势力较强的地方,没有被波及之外,整个大荒城开始混乱起来。

    天星楼是大荒城最好的酒楼,在这里消费动辄便是上百万,更甚者上千万。

    能在天星楼消费的,只有三种人,要么是达官显贵,要么是富贾商人,要么就是武者。

    在这里只有是想不到的,没有天星楼办不到的,在这里只要你出得起钱,就连天上的月亮,天星楼都会给你摘下来。

    这里有的是美酒,有的是收藏百年的名剑,甚至难见的奇珍玩物,更重要的是这里的女人,美到灵魂深处的女人。

    天星楼调教出来的美女,无所不精,无所不晓,她们可以满足客人的各种需求!

    这种需求无论是生理上的,还是心理上的,只要和她们在一起,这里的每个人便会感觉无比的快活。

    简铁怒便最喜欢在天星楼消费,天星楼共有十二楼,他喜欢在顶楼,也是价格最贵的,每天住宿便得十万,还不说吃喝玩乐。

    他之所以喜欢在顶楼,是因为顶楼最安全,杀手是一项很危险的工作,随时可能被人斩杀,所以他对自己的生命看得很重。

    为了保证自己的安全,多花费一些钱财,对他来说完全值得。

    就比如说他昨日碰见的辛气节,他觉得势头不对,便立即钻入人群之中,本想找机会一剑洞穿辛气节的咽喉,可是觉没有机会,当即便离开了,也保全了他的性命。他内心还有些看不起无影子和风无垢,两人真是白痴,杀手只能在暗中杀人,在光天化日之下杀人,死的当然是他们。

    而且他们杀的还是一个强者,而不是弱者,这简直是在找死。

    杀手的功法简单迅捷,没有半点花哨,出手不是对方死,就是自己死。既然功法实力不如别人,就算联手,只怕下场还是死。

    看来自己很聪明,率先便逃掉了,不然死的只怕就是自己了。

    想到这里,他笑出了声,取出一块玉简,玉简上有九个数字,在他玉简上按下一个数字,一个侍女便从光门之外走了进来。

    走进来的侍女,身着青衣,容貌中等,身材修长,要是放在大街上,只怕算是二流美女,可是在天星楼之中,二流美女只能在这里当丫鬟,可想而知天星楼的要求之高。

    天星楼的防护措施,格外的严密,只有侍女才能进入客人的房间。

    客人和侍女有着一道玉简,玉简便是进入光门的钥匙,无论客人是要吃饭,还是要找人,侍女都可以帮着安排。

    “大人您好,不知道您需要甚么?只要您想要的,奴婢都可以办到。”青衣侍女的话语,清脆得就像银铃般,听在人耳中甚是舒服,语气之中带着绝对的恭敬。

    她的话语之中,还有一层意思,那就是大人如果想要我,那么我现在就可以献身给大人。

    “去给我将冰霜姑娘请来。”简铁怒见过无数美女,这样的二流美女,在他的眼中,根本就是庸脂俗粉,面无表情的说道。

    “好的,我现在就去,您稍等啊。”冰霜姑娘是天星楼的镇楼美女,犹如天上的仙子般,来这里的客人几乎都要见她,仿佛以见她为荣般。最关键的是冰霜姑娘无所不知,无所不晓,只要你问得出的问题,她几乎都可以回答你。

    青衣侍女在这里已有两年之久,对天星楼的事情,也有些了解,来这里的客人,除了醉酒之人碰过她,其余之人根本就没有看过她一眼,哪怕是正眼也没有看过,原因没有其他,她是这里的丫鬟,容貌在众位姑娘之中,平庸得不能在平庸了。要是比较的话,她是一朵野花,天星楼的众位姑娘,是一朵艳丽无方的牡丹花,根本就无法比较。

    若是比较的话,她只能自惭形秽。

    见到青衣侍女走了出去,简铁怒有些兴奋起来,觉得有些口渴,全身似乎火热起来。这些年他在天星楼花费无数的钱财,这些钱财都是他杀人所得,每次来天星楼就是为了见冰霜姑娘。

    冰霜姑娘冷若冰霜,仿佛一块千载不化的寒冰,精致的五官犹如雕刻般,虽然天星楼说她卖艺不卖身!可是只要你出得起价钱,那么她还是会出卖自己。当时他见到冰霜姑娘之时,觉得就像天上的仙女般,根本生不出丝毫的亵渎之心,后来慢慢打听到,只要你出得起价格,还是可以和冰霜姑娘颠鸾倒凤,共赴**的。

    冰霜姑娘的价格贵得吓人,千万才陪一夜,不过他是做杀手的,千万杀个小造化境强者,对他来说不是很难,虽然危险,可是当杀手很挣钱,做这么危险的工作,赚来的钱,不就是为了逍遥吗!所以他每年杀不少人,便来找冰霜姑娘,冰霜姑娘每次都让他很舒服,舒服得就像天上的仙人般,每次觉得仿佛要飞了起来般,这种感觉不是一般女人可以给他的。

    想到这种感觉,他腹部的邪火开始燃烧起来,这种感觉真是很不好,不是一个杀手应该有的感觉。在他快要不耐烦的时候,青衣少女走了进来,脸色有些苍白,她可是知道若是侍女无法满足客人的要求,将会遭到怎样的羞辱。

    侍女被客人羞辱,在天星楼是经常见到的事情,谁叫来这里的,不是大款便是官人,再就是武者呢。

    青衣侍女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恭敬道:“大人,现在冰霜姑娘在陪客人,无法来见大人。”

    “你去告诉冰霜姑娘的客人,说我简铁怒要见她,相信那客人,会叫她过来的。”简铁怒有些不耐烦的挥了挥手,以他在帝国的名气,不想死的人,只怕都不会得罪他。他这样的冷血杀手,敢得罪他的不多!所以他每次在天星楼表现得很是嚣张跋扈,以前就有人提前要了冰霜姑娘,不过被他一句话,那人便自动放弃了,冰霜姑娘就来找了他。

    青衣侍女摇了摇头,有些惶恐的说道:“这次来的客人,不是一般的客人,莫说是你,就算是我们楼主,只怕也无法叫冰霜姑娘来陪大人。”

    “谁有这么大的能耐,连你们楼主都要给他面子?”简铁怒语气冰冷起来,空气之中涌动着一股杀气,冷哼道:“给我带路,我看谁敢和我争夺冰霜姑娘。”

    在简铁怒的气势之下,青衣侍女觉得全身冰寒,带着简铁怒走了出去。

    简铁怒可是不要命的人,不要命的人,比要命的人可怕得多。

    走在前面的青衣少女,在他的气势之下,觉得全身寒,身躯在颤抖,仿佛要被撕裂成血沫般。

    这是简铁怒故意的,让这个侍女知道他的实力,可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未完待续。)